Activity

  • “你不知道我家裏的事情吧?”蘇遇暖看着她微笑,輕聲道:“不知道也好,知道的越多越不好。所以這件事情,你還是不要知道好了。”

    “爲什麼?小暖,我們不是好姐妹嗎?你爲什麼不能告訴我?”

    “因爲這種事情沒有什麼好說的,小晴,你還是不要問了。”

    “可是……”歐晴還想問的,可是見她一臉已經不想再說的樣子便沒有再問下去,而是說:“對了,上次遲玄的事情,我代他向你說聲對不起啊……”

    聽言,蘇遇暖手中的藥膏落地,砰的一聲落在地上。

    “怎麼了?”歐晴奇怪地看着她,然後幫她拾起藥膏,皺着眉說:“你看都灑了。”

    蘇遇暖把…[Read more]

  • Chen Garza posted an update 1 day, 20 hours ago

    “不識擡舉,天宮之人,果然都是又臭又硬,既然如此,送你們都路吧!”

    “聖帝印,御天印!”

    “聖帝印,御神印!”

    “聖光輪!”

    “殺!”

    只聽到了聖帝怒吼連連,是揮動起了雙手,一連使出了三道殺手鐗,伴隨着一道又是一道殺招的出現,通天大帝也是落入極大的危機之。

    “通天之門,開!”

    “借天之力,附我之身!”

    通天大帝的神色變得凝重了起來,是太擡頭望着虛空,口默唸了起…[Read more]

  • Chen Garza posted an update 6 days, 21 hours ago

    青蓮劍氣,完全摧毀!

    劍無痕神色大變,第一次感到了如此恐怖的力量,竟然將他的劍術,打得潰不成軍。

    劍氣罡罩破碎,劍無痕一口鮮血狂噴而出,身體倒飛了出去,渾身也是染上了鮮血,顯然傷得不輕。

    劍無痕,終於出現了一絲絲劣勢。

    只不過,劍無痕乃是一個心志堅定之人,自然不會如此輕易的認輸,又是舉起了手中的長劍,朝著淩天開口道:“青蓮殘雪!”

    一時間,長劍破碎!

    劍碎,化作了無窮無盡的青色的雪花,朝著淩天迅速的襲殺了起來。

    無形的殺意,漫天的殺機!

    淩天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逝,淡淡道:“以道器長劍化作了一擊,果然不凡。”

    燃燒了道器長劍,化作了恐怖的一劍,這就是青蓮殘雪的威力,這就是劍無痕的殺招。

    上品…[Read more]

  • Chen Garza posted an update 6 days, 22 hours ago

    “上擂台之前,我還有一個要求,”羅征忽然說道。

    “什麼要求?難不成你還指望我手下留情?青雲宗的擂台之上的規矩,打死打殘,概不負責!”徐烈今日的目的就是取走羅征的性命,倘若羅征提出這類要求,他徐烈斷然不會答應。

    羅征搖搖頭︰“擂台之上,拳腳無眼,我當然知道規矩,我是覺得這麼單純的打擂,實屬沒趣的很,要不我們賭點什麼,有個彩頭也好!”

    徐烈微微一愣,他沒有想到羅征會提出這樣一個要求,在徐烈的心中,的目的基本已經達到了,只要將羅征引誘上擂台羅征基本就屬于死人了,所以只要羅征肯上擂台一切都好說。

    他沒想到羅征竟然如此有底氣,竟然還想賭點彩頭。

    徐烈也搞不清楚,羅征哪里來的底氣,難不成他還以為自己能…[Read more]

  • 說完這句,男人便頭也不回的沿着長廊朝裏走去,望着他的背影,方芷心平靜的心湖如同投入一顆巨大的石子,漾起層層波瀾,漣漪逐漸擴大……

    皇甫羽晴安靜的站在一旁,從女人眸底細微的表情變化,她也能夠感受到他們二人之間微妙的情愫,只是這層紙還未捅破,她這個局外人也不方便開口。

    隨後,皇甫羽晴便抱着孩子悄無聲息的離開了,希望能夠將臨別前的短暫時間留給他們二人。
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素…[Read more]

  • Load More
top
CEO Atlas © 2020.
All rights reserved.
X